【伦理家具】父子椅一高一低兄弟凳合埋先有得坐

「家具用来成就一段人的关系,当家具有回忆时,你就不会因为搬家、买咗件新家俬、件嘢好平等原因,随便把它丢掉。」

魏忠汉(Angus)本是个建筑师,两年前辞去工作,博一铺,全心设计自己喜爱的家品Hanc。传统的窗花变成了工作桌、矮了一截的亲子椅、劈开一半,必得拼合才坐得的小凳、还有四角长飞檐的小茶几,看似玩嘢,原来却隐含深义,什么人体工学与数据统统丢一边。只希望用的人,可借此拉近关系。

他设计的椅子都有一个共通点──矮。他有套一大一小,有明式家俬风格的父子椅,小椅可塞在大椅之下,省地方喎。原来大椅子的高度,比标准椅子矮了100毫米,孩子坐着刚好能伏在爸爸膝上,好温馨,「坐低100毫米,把你的尊严放下,你的心情,就能接纳许多事。其实以前东方许多椅子的设计,除了大官、工作上的椅子弄得较高外,一般围坐聊天用的椅子、花园的小圆凳,都做得较矮。坐低一点,天空高些,视线开阔些,人的感觉谦虚些。」两人交换,小孩坐大椅、大人坐小椅,两人的眼睛又刚好对上,平起平坐,「视线尽量接近些,跟子女的心情沟通又好些。 」

小时候他常跟哥哥争凳仔,于是十年前他把小木凳一劈为二,独立一张摇摇贡,入榫拼起来四平八稳,「『坐』字上都有两个人,如果一张椅子可以拆出来分享,它是0.5跟0.5的关系,不是一加一等如二的关系,不是更有意思?」

Angus十来岁开始玩风帆至今,在与风对抗,到顺风而行的过程中,爱上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。于是,研究讲「天人合人」的中国建筑时,他就迷上了,更爱上了里面的亭台楼阁、飞檐、柱梁、四合院等,隐含细致的伦理观,「想像坐在低矮的茶椅上,你透过花窗,欣赏窗外桃花,到蓝天白云的格局。以前的人很有智慧,其实只要你坐低一点,你的视线就会开阔一些。

「家具用来成就一段人的关系,当家具有回忆时,你就不会因为搬家、买咗件新家俬、件嘢好平等原因,随便把它丢掉。」

魏忠汉(Angus)本是个建筑师,两年前辞去工作,博一铺,全心设计自己喜爱的家品Hanc。传统的窗花变成了工作桌、矮了一截的亲子椅、劈开一半,必得拼合才坐得的小凳、还有四角长飞檐的小茶几,看似玩嘢,原来却隐含深义,什么人体工学与数据统统丢一边。只希望用的人,可借此拉近关系。

他设计的椅子都有一个共通点──矮。他有套一大一小,有明式家俬风格的父子椅,小椅可塞在大椅之下,省地方喎。原来大椅子的高度,比标准椅子矮了100毫米,孩子坐着刚好能伏在爸爸膝上,好温馨,「坐低100毫米,把你的尊严放下,你的心情,就能接纳许多事。其实以前东方许多椅子的设计,除了大官、工作上的椅子弄得较高外,一般围坐聊天用的椅子、花园的小圆凳,都做得较矮。坐低一点,天空高些,视线开阔些,人的感觉谦虚些。」两人交换,小孩坐大椅、大人坐小椅,两人的眼睛又刚好对上,平起平坐,「视线尽量接近些,跟子女的心情沟通又好些。 」

小时候他常跟哥哥争凳仔,于是十年前他把小木凳一劈为二,独立一张摇摇贡,入榫拼起来四平八稳,「『坐』字上都有两个人,如果一张椅子可以拆出来分享,它是0.5跟0.5的关系,不是一加一等如二的关系,不是更有意思?」

Angus十来岁开始玩风帆至今,在与风对抗,到顺风而行的过程中,爱上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。于是,研究讲「天人合人」的中国建筑时,他就迷上了,更爱上了里面的亭台楼阁、飞檐、柱梁、四合院等,隐含细致的伦理观,「想像坐在低矮的茶椅上,你透过花窗,欣赏窗外桃花,到蓝天白云的格局。以前的人很有智慧,其实只要你坐低一点,你的视线就会开阔一些。

与自然相融的感觉

他觉得,人一定得跟自然相融。他从小玩风帆,顺着风的感觉,觉得人不可脱离自然,「在滑浪风帆那种拉扯,达至一种平衡时,那形态就好漂亮了。」影响他最深的,是在志莲净苑看到,飞檐之下,层层叠叠,形态像树一般的斗拱,「那形态,由一片木,紧扣地往上发展,向外伸展,根本就是树木发芽的形态,托着屋梁与屋顶。那层层相扣的感觉,好漂亮。」现在没有飞檐,天圆地方的廊柱同桃花标记,于是他把它们组成小茶几,带进家里。

而现实是,在发展的大旗下,新盘越劏越精致,大自然铲得多少得多少,多建几栋楼,多间几间房,达到成本效益最大化。天人合一?伦理关系?什么来的? Angus:「现在我们生活的价值,是放了在豪华及消费的层面。」他做建筑师时,根本没人会想什么与自然相融,留什么空间,留多大的池塘草地树木什么的,全是癈话!但如果我们的动机摆在金钱上,每一刻都要赚尽,我们会有好多古怪的设计跑了出来,「如开不了门的厕所,或开了门却用不到的露台。如果动机是跟大自然有关的,其实我想那些露台不会这么细小,而且跟外面有更好的生活配合都不一定呢。」

Hanc展览室
数码港商场311号铺奇思木的艺术馆

记者:陈慧敏
摄影:刘永发
来源: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supplement/special/art/20161101/19818484

小孩坐大椅、大人坐小椅,兩人的眼睛又剛好對上平起平坐。

父子椅連大椅子的高度都比一般的椅子矮100毫米,試着坐低一些,人貼地一些,多人份謙虛的感覺,視野也更開闊。

飛簷几舊建築拆呀拆,新建築好少還留着這些中式建築傳統。他索性把飛簷融在几上、天圓地方柱子做几腳、上面刻上梅花圖案。像個微縮小建築。

傳統房子上的飛簷,裝飾之餘,也像揚起的翅膀,象徵立地承天、合天地人的意思。

兄弟凳精細的入榫結構,扣好後非常緊密。

Angus在志蓮淨苑看到結構層層向上,像樹枝般擴闊的木斗拱,回家後自己也造一個,從此更愛東方木建築的結構與意義。

象徵「坐」就是要與人同坐分享。